“节孝总坊” 斑驳青砖记录多少血泪
——探访我市现有唯一保存完好的砖雕牌坊
http://news.beiww.com/ 2015-08-16 08:20:37  来源:北纬网

见证城市变化的节孝总坊

 

  编前语:

  每一座城市里,总有着一些遗存的古建筑,它们是城市的记忆。

  有着悠久历史和丰富遗存的雅安,也有着众多的城市古建筑。

  它们隐于闹市,静静见证着城市的变迁、崛起、发展。经历“4·20”芦山强烈地震后,这些受损的遗存在相关部门的重建修复下,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。

  城市的最大的物质性遗产是一座座建筑物,还有成片的历史街区、遗址、老街、老字号、名人故居,甚至地名等等。它们纵向地记忆着城市的史脉与传衍,横向地展示着它宽广而深厚的阅历,并在这纵横之间交织出每个城市独有的个性和身份。

  从本期起,《西康周末》将陆续推出城市记忆古建筑系列报道,在城市的古建筑里找寻那些曾有的记忆,找到最响亮和夺目的“城市名片”。

  一座斑驳的古牌坊,伫立于市区青衣江畔一公园内。

  青衣古道上,两百余年间,它记录着雅安的“节”“孝”名人。很长一段时间,石碑庄严地耸立在路旁,俯视着瞻仰它的芸芸众生。

  在雅安境内,石牌坊以雨城区上里镇和汉源县九襄镇的石牌坊最为出名,而位于市区青衣江畔的“节孝总坊”牌坊,却少有人问津。

  砖雕瓷嵌

  展示牌坊精美艺术

  据《雅安市志》(1992 年版)记载,该牌坊修建时间为清代中期,距今有200 多年历史。

  牌坊为青砖与红砂石结合,宏伟壮观,工艺精巧,基本保存完好。

  走进北纬30度公园,沿着公园继续前行,在汉白玉大桥对面,一座古牌坊巍然屹立。

  石牌坊下,写着“节孝总坊”四字。不时有晨练的人,在石牌坊下驻足观看。

  牌坊高约6米,宽4米,四根立柱下开三道门。

  “节孝总坊”,四个大字刻在牌坊正反两面的红砂石上,醒目异常。中间两根立柱上的对联仅剩几字,显现出斑驳的青砖。牌坊主体由青砖砌成,其中在各个升级间镶嵌上红砂石,在红砂石上刻有牌坊名和人名等,更显醒目庄严。

  除醒目的人名外,牌坊上还雕有山水、花卉、人物等图案。

  仔细观赏,雕刻的图案有狮子滚绣球、松柏、兰花、竹、山茶、菊花、荷花等寓意吉祥和人们喜闻乐见的题材。

  雕刻技法主要有阴刻、浅浮雕、深浮雕、圆雕、镂雕、平雕等。

  在牌坊各层的各个翘角或边缘上,陪衬着以灰泥雕塑和镶嵌瓷片。

  “这种砖雕,结合了陶的制法,展现了清中晚期精湛的制陶和砖雕工艺!”雨城区文化馆原馆长赵彤说,砖雕是由东周瓦当、空心砖和汉代画像砖发展而来的雕刻艺术,是古建筑雕刻中很重要的一种艺术形式,现已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每一块裸露的青砖,无声地诉说着它的历史。

  在粘土形成青砖的烧制过程中,接受了中国制陶业2000 多年的精华,蕴含了工匠们的精湛技艺,展现出一种独特美感。工匠们将一块块青砖整齐叠加,并用糯米等材料制作的“古代水泥”将青砖牢牢地粘合在一起,形成了这个高大的建筑。

  “清代是砖雕艺术的巅峰,雕刻精巧,陪衬以灰泥雕塑和镶嵌瓷片,争奇斗胜,富贵华丽。”赵彤说,建造者在追求建筑的精巧和纤细的同时,还从实用和观赏的角度出发,形象简练,风格浑厚,以保持建筑构件的坚固,能经受日晒和雨淋。“这是雅安现在唯一保存完好的砖雕牌坊,它的工艺与木石牌坊有很大区别,具有很高的考古和艺术价值。”赵彤说。经历200余年风吹雨打后,“节孝总坊”在2003年被列为雅安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节孝名录

  记录雅州“贞节烈女”

  石牌坊周围的花台里,鲜花开得正艳,绿化带里还有几棵常青小树。

  立柱上的青砖表层已脱落,斑驳陆离,像憔悴的老妪在此寂寞坚守,向世人告知过往。

  牌坊两面,正中门洞上的长方形红砂石上,密密麻麻地刻着众多人名,甚至在“节孝总坊”大字的下方,也刻着人名。“之妻”和“氏”字整齐地排成一排,显得特别刺眼。

  “节孝总坊上,记录着封建时代的节孝事迹。”赵彤早年曾专门对牌坊进行研究,对此很熟悉,“一面刻的是贞女,另一面是烈女(即殉难贞女)。有专心致志守活寡的;有从夫坚决,夫死痛不欲生,百劝不止,愿随夫而去,或誓不再婚的;还有毁容拒婚,以死明志的。”

  众所周知,贞节烈女,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畸形思想。以“三从四德”为代表的封建思想,一直束缚并戕害着中国古代妇女。妇女一生只准婚嫁一次,男人丧妻可续娶,女子丧夫,只能守寡,以示贞洁。

  历朝历代,都将贞洁烈女写入了当地的史册,歌颂她们的贞烈。雅安也不例外。

  在清乾隆四年(1739),时任雅州知府曹抡彬所编纂的《雅州府志》上,就专列了“节烈”一节,记载从宋代到清乾隆年间的雅州“节孝”故事。

  《雅州府志》所记录的贞节烈女中,清溪县(现汉源县)7人,天全州(现天全县)4人,芦山县8人,荥经县8人,名山县3人,雅安县(现雨城区)29人,共计59人。

  “这些人是‘事迹突出’的,所以能入府志。”赵彤说,民间还有更多没有入志的。

  贞节烈女的观念,导致了很多人为的伤痛。

  立一座流芳百世的牌坊要付出多少血泪?

  一个年仅16岁的女孩刚嫁入杨家丈夫就病死,她随即准备上吊自杀,“被救后,苦守节数十年而死。”《雅州府志》中记载了很多在20多岁就守寡到老的妇女。

  今天,随着时代的进步,历史的车轮将束缚妇女的封建礼教轧碎,“节孝总坊”屹立在这里200 多年,却在无声地诉说着那段令人心酸的历史。

  去伪存真

  批判中继承优良品质

  节孝总坊下,宽阔公园大道径直通向市区的高楼和街道,路上车流不断。

  节孝总坊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矗立?

  “在古代,牌坊的选址尤为考究,一般都是建于人流量较大的集市或要道上,而这座牌坊就位于当时的一个官道上。这里原是通往雅州府的要道,叫青衣古道。”赵彤说,牌坊正对着西康码头,在上世纪初,这里有着通往城区的重要渡口:平羌渡。

  当时朝廷官员到地方巡察走这条官道,从平羌渡下船进城,而地方官员上任和离任也必经此官道……

  那时,“晚上百盏明灯照耀,白天千人路过瞻仰”,“节孝总坊”一度成为通往雅州府的人仰望之物。

  如今,在灾后恢复重建中,原本隐于荒草的石牌坊,经历修复后,与北纬30度公园连成一片,节孝总坊又回到人们的视线里。

  立于牌坊前,触摸青砖粗糙的质地,仿佛触摸到一个远久的符号。那些刻于牌坊上的主人公们,成为封建时代的牺牲品。

  “榜上有名”这种待遇,是朝廷在她们死后给她们的“精神安慰奖”。然而,牌坊上却是记录着她们丈夫的全名,她们却连全名也不曾留下。

  “这是青衣古道上的纪念物,虽然记录着一段封建社会礼教下妇女的血泪史,但其艺术价值和文化内涵,值得我们去研究。”赵彤说。

  人们在了解牌坊上主人公的故事时,除却“节”的心疼外,她们“孝”的事迹,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。

  “刘氏,二年而寡,孝养公姑,亲族敬礼,奉为母范。”《雅州府志》中,除记载妇女的“节”外,更多是“孝”的内容。

  这些抚养后代,孝敬长辈的故事,读来令人肃然起敬。

  “‘孝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直到今天,也是社会倡导的风气。”赵彤说,“我们在研究这段历史时,应该弃其糟粕,取其精华,继承并发扬那些优良传统。”

  记者 黄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