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过老手艺看乡村
http://news.beiww.com/ 2016-11-06 09:54:45  来源:北纬网

  □ 杨青

  上周末,笔者曾撰写一篇有关乡村的文章。有朋友看后告诉我,乡村除了民俗与传统,更有不少老手艺值得一说。而关注这些手艺人的生存处境,也算是一个了解乡村的好窗口。这位友人的话没错,乡村里的不少手艺人,其自身就是本活字典、活历史,他们不仅传承着某种手艺,更传递着一份热爱乡村、关怀故土的人文精神。

  前段时间,有部名为《百鸟朝凤》的电影,想必不少读者看过。该电影不算扑朔迷离,也谈不上大片巨制。但它却实实在在的,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故事,一个乡村唢呐匠人的故事。该电影与其原著小说,笔者均细看过。最大的感受,除了怜惜传统技艺的生存之艰外,更是钦佩这些技艺的独特魅力。要知道,在诸多仅靠师徒相传来维系的老手艺中,学艺难、守艺难、传艺难,是绕不开的话题。时值当下,这“三难”更像是一条铁鞭,打得这些手艺人喘不过气。

  或有人问,乡村里的老手艺,要不要坚守、该不该坚守,这似乎是个难题。因为要坚守老手艺,就会面临无人问津、后继乏人的困境。但若全部丢弃,我们又很难想象,当一个乡村里,没有了铁匠、木匠、篾匠、裁缝等传统手艺时,这样的乡村,还能否成为我们念念不忘的乡村。毕竟,哪怕是在日新月异的时代下,一门老手艺所折射的,也绝非仅是一种简单的谋生途径。而是一个行业的故事,更是一段历史与乡村,共同演绎的传奇。

  老手艺人要生存,接轨时代、适当创新,或可成为破解难题的关键。在笔者见闻中,雨城区孔坪乡,利用本地丰富的竹林资源,积极发展竹编产业。它们在原本篾匠所编织的背篓、簸箕之外,发展特色生活用品及时尚竹制艺术品,不仅独特美观,还具备了较高经济效益。再如荥经县六合乡古城村的砂器制造,近年来不少砂器手艺人,也在原本的砂锅、药罐之外,创意制作了不少紧跟时代潮流的茶具、摆件等。推而广之,这些有益的探索,若能持续不绝,那诸多传统技艺必将大为发展。

  乡村,可以是美景如画、田园诗意的乡村,但乡村也该适时而变,成为新时代下的乡村。我们透过乡村手艺人的技艺传承,窥见的不仅是这些传统技艺的没落,更应找到它们独特的亮点与魅力,从而积极寻求解决之道。老手艺要创新,这也不仅靠手艺人的坚持和思考,还要有赖于社会各界的扶持与关怀。毕竟,要留住乡村的美,除了要保留看得见的诗意山水,更要留住那些不易发现,却无处不在的人文内涵。

  如果说乡村是一本翻不完的书,那诸多乡村手艺人,则是那书本上精彩的注脚。在未来,希望诸多乡村手艺人,能凭着自身创新与各界关怀,努力传承和发展手中技艺。从而让乡村变得更多元、更鲜活,也更具一份乡愁沉淀的独特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