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四川新闻

侠客岛:四川不仅有美食美景 还蕴藏无穷的发展后劲

时间: 2017-09-06 09:50:25 来源:人民日报-侠客岛

  这几天,岛叔前往成都,参加第二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,实地感受了传说中的“天府之国”。和几年前相比,四川的变化不只一点点。

  今天,《人民日报》在迎接党的19大特别报道中,用了八个整版,回顾四川省砥砺奋进的5年。八个版的文章太长,所以岛叔撷取了其中的亮点,分享给各位岛友。读完你会发现,四川不仅是想象中的美食、美景、悠闲,更有高科技、军工……等多项现代产业,蕴含着无穷的发展后劲。

  “孔雀西南飞”

  不久前,大型政论片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落下帷幕。过去5年,四川是如何推动改革的?

  可以从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在《人民日报》的署名文章窥见端倪:“‘转型才能更好发展、后发也要高点起步’,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决心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成长型产业。”

  四川做得怎么样?有这么一组数据:

  2016年,四川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、高新技术制造业产值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分别达17%、28.7%,较2012年分别提高3.9和5.8个百分点;2016年,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561.4亿元,比2012年增长60%;目前已建立各类孵化载体600余家,在孵企业和创业团队超过3万家……

  成都高新区

  数字有点抽象,不妨讲点实例。

  在成都高新区,总投资100亿美元的格罗方德公司格芯12英寸晶圆项目工厂施工现场一片繁忙,多台吊车分散排开同时施工,上千工人奋战其间。看似寻常的工地,其实隐藏着诸多“之最”——这是格罗方德公司在华最大、最先进的晶圆制造基地,是我国西南地区首条12英寸晶圆生产线,也是四川史上最大外商投资项目。

  “孔雀西南飞”。今年5月,京东方成都生产线正式投产,第一片柔性AMOLED高分辨率触控显示屏被点亮;7月,新华三集团投资10亿元在成都设立新华三成都研究院,聚焦5G技术和下一代存储技术;8月,西门子公司在成都建立全球研发(成都)中心和智能制造(成都)创新中心。

  据统计,目前全球笔记本电脑使用的芯片,超过一半产自成都。今年7月初发布的《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提出,电子信息产业将成为万亿产业集群。

  除了高新技术产业,四川作为军工大省,军民深度融合发展也走在了前列。今年4月,国产外贸顶尖战机双座“枭龙”在成都首飞成功。参与“枭龙”制造的,除了军工企业,还有近百家提供配套生产的四川民营企业。

  在此背景下,一批企业“隐形冠军”涌现。位于成都高朋大道1号的振芯科技,凭借在北斗卫星导航等领域的持续发力,入选四川50户军民融合大企业大集团名单,总投资12亿元的北斗研发运营基地即将开工建设。今年5月,川航与成都航利(集团)实业有限公司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将在民航发动机的维护、维修、大修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。打破国外垄断,将军用航空发动机维修技术用于民用航空领域,四川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再次提速。

  中航工业成飞公司工人在进行C919驾驶舱风挡装配操作

  新“小岗试验”

  四川省取得的成果,离不开高校科研领域一场堪比“小岗村试验”的改革: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

  此前,职务科技成果归学校所有,发明人只能获得奖励,并没有所有权。学校每年都有不少科技成果诞生,却基本躺在论文纸上“睡大觉”。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统计资料显示,2013年,全国高校拨入科技经费1170亿元,专利许可及转让收入仅4.34亿元,扣除委托研发经费390亿元,科技成果转化率不到百分之一。

  发明人拿不走收益,高校完不成科技成果转化,政府得不到科技型企业。这样的“三输”局面怎么破?

  2010年7月,西南交大一位教授和科技园签署协议,将其主研的某项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,在教授、高校之间“分了”,用所有权来激励发明人加快科技成果转化;

  去年1月,西南交大正式印发文件,明确学校与发明人(或团队)按30%、70%比例共享成果所有权。此后一年内,学校对157项职务科技成果进行确权分割,在此基础上成立了8家科技型公司。

  这些改革只是冰山一角。据统计,近3年,四川共审议出台专项改革方案350多个,其中省委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150个专项改革方案、居全国前列,顺利实现中央确定的改革头3年“夯基垒台、立柱架梁、搭建改革主体框架”阶段性目标;到去年底,省委确定的256项改革任务已完成102项,今年将完成107项,符合改革总体进度要求;有31个专项改革方案已基本完成规定任务并销账。

  脱贫

  改革取得了成果,而成果终将惠及人民。而对于百姓来说,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,就是他们最朴实的心愿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着重强调,脱贫攻坚越往后,难度越大,越要压实责任、精准施策、过细工作,要下一番“绣花”功夫。

  四川确实用了大气力。王东明提到,四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、难点在贫困地区,尤其是彝区藏区等深度贫困地区。

  先看一组数据。2011年至2016年,四川省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9.7%和11.5%。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末的750万人减少到2016年末的272万人,减少478万人,贫困发生率从11.5%下降到4.3%。

  这些数据是怎么体现在百姓身上呢?2014年3月,四川省委就明确提出,要把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、养成好习惯、形成好风气的“四个好”,作为评价扶贫成效的最基本标准。

  “四个好”究竟落实得如何?或许这几个故事可以回答。

 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朱以树,他是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空山乡青龙村的贫困户,曾住在青龙村六组的一处陡坡下,房屋用竹篱糊泥作墙。2012年8月的一天,晚上下大雨,一块大石头从屋后陡坡掉下,砸烂墙壁后又将床砸碎。此后几年,每逢下雨,他们一家都借住在邻居家。由于房屋简陋,朱以树两个儿子先的女朋友都因此扭头就走。

  但是去年,朱以树依靠当地易地扶贫搬迁政策,只花了5000元就搬进100平方米的新房。在去年11月,二儿子带回的女朋友看到正在建设的聚居点,同意亲事不说,还主动拿出5万元作为装修费用。据村主任介绍,像他这样享受优惠政策的还有78户。

 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凉山州昭觉县,被称为“悬崖村”的阿土列尔村因出行靠极其艰险的藤梯而闻名。为有效缓解村民出行难、出行险问题,去年凉山州、昭觉县两级统筹投入资金100万元,新建了由1500根钢管构成的“钢梯路”。

  马边彝族自治县林业技术人员开展野外调查,以确定当地产业发展方向

  同时,凭借着独特的自然优势,当地还将其打造成有名的旅游村。2016年底,昭觉县与成都天友旅游集团签订旅游开发协议,后者拟投资3亿元打造“悬崖村”—古里大峡谷景区,其将成为一个集观光、休闲、度假、户外运动为一体的体育旅游特色小镇。目前,“悬崖村”每周吸引近千名游客来体验天梯之旅。今年3月,“悬崖村”第一家农家乐开业了。

  居住和生活条件改变了,风气当然也有了改观。在宜宾市屏山县五峰村,其他贫困户都已搬进新房三个月了,而罗泽海却还住在土墙倾斜的老屋里,原因在于他被“歇帮”了。

  “歇帮”是什么?就是针对脱贫不积极、违法乱纪的贫困户,暂停所有帮扶的惩戒性措施。去年10月,村里就曾催他选址动工。但罗泽海认为,拖得久一点,搬迁补助会提高,于是故意拖延。多次催促无果后,今年2月,村里决定对罗泽海“歇帮”3个月。看到其他贫困户顺利住进新房,罗泽海的思想一点点松动,最后他主动承认自己脱贫不积极的错误。

  自从这一机制2016年6月在屏山县建立以来,一共“歇帮”89户,已“复帮”86户,强化了对贫困户的约束、管理,也营造出了感恩奋进、主动脱贫的好风气。

  环保

  “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”。虽然改革了、富裕了,但是百姓高质量的生活,始终离不开健康的环境。一直以来,环保问题倍受人民关注,四川省也一直积极应对。

  先从一个实例说起。盛夏时节,德阳什邡市林业园林局绿化科科长陈忠英每天都要去一次森林公园,确认新栽植的树苗没有问题才放心。5个月前,陈忠英脚下的森林公园还是矿渣堆成的山包。如今,矿渣穿上“绿衣”,成为绿化示范点。

  把公园建到农家小院旁,把森林引进城市,“公园下乡”是四川启动大规模绿化全川的新思路。而在这五年来,四川省累计营造林5020亩,全省森林覆盖率提高1.62个百分点。

  “蓝天”“碧水”“净土”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生活环境。王东明表示,四川省委大力推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,全省2/5国土面积划入生态保护红线,取消生态脆弱地区GDP考核,开展大规模绿化全川行动,打好大气、水、土壤污染防治“三大战役”,全面落实河长制,率先实现省级环保督察全覆盖,扎实抓好问题整改,推动生态环境持续优化,巴山蜀水在绿色装点下变得更加美丽

  此外,四川省省长尹力还介绍,“我们自加压力,在省内开展了环保督察,12个省领导带队、22个省直部门参与,经过10个月的工作,在今年3月实现了对全省21个市(州)的全覆盖,是全国第一个实现省内环保督察全覆盖的省份。这一轮督察,共对近800名党政领导干部进行了个别谈话,对142个县(市、区)的近2000个点位进行了下沉督察或重点督察”。

  数据显示,全覆盖督察共梳理出各类环境问题8924个,对此均明确整改措施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,并对370名党政领导干部给予了党纪政纪处分,立案查处了环境违法企业703家,目前已经整改完成91%。

  当然,仅有督察还不够,四川省还构建了生态优先保障体系,做好绿色“加减法”。

  所谓的“加法”,就是不断加强制度建设——划定生态保护红线19.7万平方公里、占全省总面积的40.6%,全面落实河长制;持续加大投入,2013年以来省级财政共投入生态环保专项资金800多亿元,2016年集中开工400多个污染防治重大项目、总投资540多亿元;2013年以来累计营造林4500万亩,2016年森林覆盖率比2012年增加1.6个百分点;

  所谓“减法”,就是实施考核“减负”,出台县域经济发展考核办法。引导183个县(市、区)实现差异化特色化考核评价体系,取消58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和生态脆弱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GDP考核;积极开展清洁化能源替代工程,2016年全省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超过80%,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下降到35%,“十二五”累计外送水电电量3500多亿千瓦时,折合减少标煤消耗1亿吨以上;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累计关停小煤矿700多处,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提前两年完成国家任务,淘汰落后产能企业1488户;为自然保护区减压,对保护区内建设项目实行负面清单管理。

  “我们一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,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朝着既定目标坚定前行,去征服新的’雪山草地’,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,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再立新功,加快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,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!”这是王东明的期许。五年来,“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”的口号,也在逐步落实。

  编辑 / 东门吹雪


责任编辑:李吟

侠客岛:四川不仅有美食美景 还蕴藏无穷的发展后劲

来源:人民日报-侠客岛 日期: 2017-09-06 09:50:25

  这几天,岛叔前往成都,参加第二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,实地感受了传说中的“天府之国”。和几年前相比,四川的变化不只一点点。

  今天,《人民日报》在迎接党的19大特别报道中,用了八个整版,回顾四川省砥砺奋进的5年。八个版的文章太长,所以岛叔撷取了其中的亮点,分享给各位岛友。读完你会发现,四川不仅是想象中的美食、美景、悠闲,更有高科技、军工……等多项现代产业,蕴含着无穷的发展后劲。

  “孔雀西南飞”

  不久前,大型政论片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落下帷幕。过去5年,四川是如何推动改革的?

  可以从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在《人民日报》的署名文章窥见端倪:“‘转型才能更好发展、后发也要高点起步’,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决心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成长型产业。”

  四川做得怎么样?有这么一组数据:

  2016年,四川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、高新技术制造业产值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分别达17%、28.7%,较2012年分别提高3.9和5.8个百分点;2016年,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561.4亿元,比2012年增长60%;目前已建立各类孵化载体600余家,在孵企业和创业团队超过3万家……

  成都高新区

  数字有点抽象,不妨讲点实例。

  在成都高新区,总投资100亿美元的格罗方德公司格芯12英寸晶圆项目工厂施工现场一片繁忙,多台吊车分散排开同时施工,上千工人奋战其间。看似寻常的工地,其实隐藏着诸多“之最”——这是格罗方德公司在华最大、最先进的晶圆制造基地,是我国西南地区首条12英寸晶圆生产线,也是四川史上最大外商投资项目。

  “孔雀西南飞”。今年5月,京东方成都生产线正式投产,第一片柔性AMOLED高分辨率触控显示屏被点亮;7月,新华三集团投资10亿元在成都设立新华三成都研究院,聚焦5G技术和下一代存储技术;8月,西门子公司在成都建立全球研发(成都)中心和智能制造(成都)创新中心。

  据统计,目前全球笔记本电脑使用的芯片,超过一半产自成都。今年7月初发布的《成都市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提出,电子信息产业将成为万亿产业集群。

  除了高新技术产业,四川作为军工大省,军民深度融合发展也走在了前列。今年4月,国产外贸顶尖战机双座“枭龙”在成都首飞成功。参与“枭龙”制造的,除了军工企业,还有近百家提供配套生产的四川民营企业。

  在此背景下,一批企业“隐形冠军”涌现。位于成都高朋大道1号的振芯科技,凭借在北斗卫星导航等领域的持续发力,入选四川50户军民融合大企业大集团名单,总投资12亿元的北斗研发运营基地即将开工建设。今年5月,川航与成都航利(集团)实业有限公司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将在民航发动机的维护、维修、大修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。打破国外垄断,将军用航空发动机维修技术用于民用航空领域,四川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再次提速。

  中航工业成飞公司工人在进行C919驾驶舱风挡装配操作

  新“小岗试验”

  四川省取得的成果,离不开高校科研领域一场堪比“小岗村试验”的改革: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

  此前,职务科技成果归学校所有,发明人只能获得奖励,并没有所有权。学校每年都有不少科技成果诞生,却基本躺在论文纸上“睡大觉”。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统计资料显示,2013年,全国高校拨入科技经费1170亿元,专利许可及转让收入仅4.34亿元,扣除委托研发经费390亿元,科技成果转化率不到百分之一。

  发明人拿不走收益,高校完不成科技成果转化,政府得不到科技型企业。这样的“三输”局面怎么破?

  2010年7月,西南交大一位教授和科技园签署协议,将其主研的某项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,在教授、高校之间“分了”,用所有权来激励发明人加快科技成果转化;

  去年1月,西南交大正式印发文件,明确学校与发明人(或团队)按30%、70%比例共享成果所有权。此后一年内,学校对157项职务科技成果进行确权分割,在此基础上成立了8家科技型公司。

  这些改革只是冰山一角。据统计,近3年,四川共审议出台专项改革方案350多个,其中省委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150个专项改革方案、居全国前列,顺利实现中央确定的改革头3年“夯基垒台、立柱架梁、搭建改革主体框架”阶段性目标;到去年底,省委确定的256项改革任务已完成102项,今年将完成107项,符合改革总体进度要求;有31个专项改革方案已基本完成规定任务并销账。

  脱贫

  改革取得了成果,而成果终将惠及人民。而对于百姓来说,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,就是他们最朴实的心愿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着重强调,脱贫攻坚越往后,难度越大,越要压实责任、精准施策、过细工作,要下一番“绣花”功夫。

  四川确实用了大气力。王东明提到,四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、难点在贫困地区,尤其是彝区藏区等深度贫困地区。

  先看一组数据。2011年至2016年,四川省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9.7%和11.5%。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末的750万人减少到2016年末的272万人,减少478万人,贫困发生率从11.5%下降到4.3%。

  这些数据是怎么体现在百姓身上呢?2014年3月,四川省委就明确提出,要把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、养成好习惯、形成好风气的“四个好”,作为评价扶贫成效的最基本标准。

  “四个好”究竟落实得如何?或许这几个故事可以回答。

 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朱以树,他是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空山乡青龙村的贫困户,曾住在青龙村六组的一处陡坡下,房屋用竹篱糊泥作墙。2012年8月的一天,晚上下大雨,一块大石头从屋后陡坡掉下,砸烂墙壁后又将床砸碎。此后几年,每逢下雨,他们一家都借住在邻居家。由于房屋简陋,朱以树两个儿子先的女朋友都因此扭头就走。

  但是去年,朱以树依靠当地易地扶贫搬迁政策,只花了5000元就搬进100平方米的新房。在去年11月,二儿子带回的女朋友看到正在建设的聚居点,同意亲事不说,还主动拿出5万元作为装修费用。据村主任介绍,像他这样享受优惠政策的还有78户。

 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凉山州昭觉县,被称为“悬崖村”的阿土列尔村因出行靠极其艰险的藤梯而闻名。为有效缓解村民出行难、出行险问题,去年凉山州、昭觉县两级统筹投入资金100万元,新建了由1500根钢管构成的“钢梯路”。

  马边彝族自治县林业技术人员开展野外调查,以确定当地产业发展方向

  同时,凭借着独特的自然优势,当地还将其打造成有名的旅游村。2016年底,昭觉县与成都天友旅游集团签订旅游开发协议,后者拟投资3亿元打造“悬崖村”—古里大峡谷景区,其将成为一个集观光、休闲、度假、户外运动为一体的体育旅游特色小镇。目前,“悬崖村”每周吸引近千名游客来体验天梯之旅。今年3月,“悬崖村”第一家农家乐开业了。

  居住和生活条件改变了,风气当然也有了改观。在宜宾市屏山县五峰村,其他贫困户都已搬进新房三个月了,而罗泽海却还住在土墙倾斜的老屋里,原因在于他被“歇帮”了。

  “歇帮”是什么?就是针对脱贫不积极、违法乱纪的贫困户,暂停所有帮扶的惩戒性措施。去年10月,村里就曾催他选址动工。但罗泽海认为,拖得久一点,搬迁补助会提高,于是故意拖延。多次催促无果后,今年2月,村里决定对罗泽海“歇帮”3个月。看到其他贫困户顺利住进新房,罗泽海的思想一点点松动,最后他主动承认自己脱贫不积极的错误。

  自从这一机制2016年6月在屏山县建立以来,一共“歇帮”89户,已“复帮”86户,强化了对贫困户的约束、管理,也营造出了感恩奋进、主动脱贫的好风气。

  环保

  “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”。虽然改革了、富裕了,但是百姓高质量的生活,始终离不开健康的环境。一直以来,环保问题倍受人民关注,四川省也一直积极应对。

  先从一个实例说起。盛夏时节,德阳什邡市林业园林局绿化科科长陈忠英每天都要去一次森林公园,确认新栽植的树苗没有问题才放心。5个月前,陈忠英脚下的森林公园还是矿渣堆成的山包。如今,矿渣穿上“绿衣”,成为绿化示范点。

  把公园建到农家小院旁,把森林引进城市,“公园下乡”是四川启动大规模绿化全川的新思路。而在这五年来,四川省累计营造林5020亩,全省森林覆盖率提高1.62个百分点。

  “蓝天”“碧水”“净土”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生活环境。王东明表示,四川省委大力推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,全省2/5国土面积划入生态保护红线,取消生态脆弱地区GDP考核,开展大规模绿化全川行动,打好大气、水、土壤污染防治“三大战役”,全面落实河长制,率先实现省级环保督察全覆盖,扎实抓好问题整改,推动生态环境持续优化,巴山蜀水在绿色装点下变得更加美丽

  此外,四川省省长尹力还介绍,“我们自加压力,在省内开展了环保督察,12个省领导带队、22个省直部门参与,经过10个月的工作,在今年3月实现了对全省21个市(州)的全覆盖,是全国第一个实现省内环保督察全覆盖的省份。这一轮督察,共对近800名党政领导干部进行了个别谈话,对142个县(市、区)的近2000个点位进行了下沉督察或重点督察”。

  数据显示,全覆盖督察共梳理出各类环境问题8924个,对此均明确整改措施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,并对370名党政领导干部给予了党纪政纪处分,立案查处了环境违法企业703家,目前已经整改完成91%。

  当然,仅有督察还不够,四川省还构建了生态优先保障体系,做好绿色“加减法”。

  所谓的“加法”,就是不断加强制度建设——划定生态保护红线19.7万平方公里、占全省总面积的40.6%,全面落实河长制;持续加大投入,2013年以来省级财政共投入生态环保专项资金800多亿元,2016年集中开工400多个污染防治重大项目、总投资540多亿元;2013年以来累计营造林4500万亩,2016年森林覆盖率比2012年增加1.6个百分点;

  所谓“减法”,就是实施考核“减负”,出台县域经济发展考核办法。引导183个县(市、区)实现差异化特色化考核评价体系,取消58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和生态脆弱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GDP考核;积极开展清洁化能源替代工程,2016年全省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超过80%,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下降到35%,“十二五”累计外送水电电量3500多亿千瓦时,折合减少标煤消耗1亿吨以上;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累计关停小煤矿700多处,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提前两年完成国家任务,淘汰落后产能企业1488户;为自然保护区减压,对保护区内建设项目实行负面清单管理。

  “我们一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,团结带领全省各族人民朝着既定目标坚定前行,去征服新的’雪山草地’,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,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再立新功,加快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,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!”这是王东明的期许。五年来,“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”的口号,也在逐步落实。

  编辑 / 东门吹雪


责任编辑:李吟

北纬网 版权所有 由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:四川雅州律师事务所郭凤林律师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lat30n@126.com 举报电话:0835-2350262 1778161066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国新网许可证5112014002号 蜀ICP备1402101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-200801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川字第069号 川预审664R-T6P6-042X-0TP4号

北纬网手机版北纬网手机版 掌上雅安掌上雅安 雅安看点雅安看点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