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雅安要闻

文化名人与雅安高颐阙

时间: 2017-06-18 10:25:56 来源:雅安日报/北纬网

1914年6月,维克多·谢阁兰拍照的高颐阙石兽

梁思成拍照的高颐阙

孙明经拍照的景贤堂高颐碑

刘世昭在拍照刘文辉修建的高颐阙保护亭用过的柱础

刘世昭在拍照被全天候保护的高颐阙

高祖斩蛇

精美图案

  6月1日至4日,初夏的雅安凉风拂面。

  在姚桥新区著名的汉代古迹高颐阙,有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前来造访——他就是原民国政府西康省主席刘文辉的长孙刘世昭先生。“我这次来,主要就是想收集整理一下我爷爷刘文辉在雅安留下的遗迹,还有关于他的故事。”

  刘世昭在友人的陪同引领下,在前往高颐阙参观之前,已经先后分别去市区雅安大桥附近拍摄了刘文辉所题墨宝“带砺河山”、天全县禁门关“惠我民田”、雨城区金鸡关“西康省东界”等处的石刻,还前往市区张家山原刘文辉公馆,及私立明德中学等地参观考察。

  “听说雅安的高颐阙就在市区,我能不能去看看呢?”已经69岁的刘世昭先生说。

  “高颐阙就在姚桥新区,你爷爷刘文辉原来在西康省时期,还曾建筑亭子,用来保护高颐阙呢!”负责接待引领刘世昭先生的友人说道。

  “高颐阙简直太漂亮了!不愧为中国汉阙的精品之作!”

  记者在随同刘世昭先生参观考察的过程中发现,数百年来,许多文化名人竟然与雅安的高颐阙有着不少佳话——

  文化名人与雅安高颐阙

  市区,姚桥新区。

  在昼夜24小时视频的监控下,一栋稍显低矮的木头小屋,连同一座较为高大的玻璃钢构建筑,在一处院落内陪伴着声名远播的高颐阙。

  雅州乡贤第一人

  清代的《雅州府志》,也将高颐的事迹列入《名宦》、《乡贤》篇内——

  “汉高颐 郡人任益州太守。”

  “汉高颐,郡人,与子文玉一门两举孝廉。”

  “称仁诵义,名教赖以纲维;抱德怀才,桑梓资之矜式。夫固得门而入,光分俎豆之香;抑既望以趋,礼重春秋之荐。则署其名,纪其事,岂惟崇德报功。登之枣、绣之梨,亦云守先待后,雅郡先民大有造于后人者,何可忘也。”在《雅州府志》中,编者将高颐的事迹,尊列为雅州乡贤的第一人!

  “雅安自古人文荟萃,汉代高贯光、高贯方兄弟,皆举孝廉,官至太守。其时阙犹存,上有汉代阳刻图案,古意盎然。”在撰写的电影说明中,“中国电影之父”孙明经写道。

  1939年8月17日,孙明经抵达雅安姚桥,并拍摄下高贯光、高贯方墓前的汉阙及周边环境——

  这里的汉代石质牌坊式汉阙共有东西二阙。东阙仅存阙身,西阙保存较好。西阙高5.86米,阔1.63米,其上所雕枋子、斗拱、棱角犹新。阙身到屋檐,用五层石块逐渐向外挑出。石块上的雕刻是此阙的重要部分,阳刻图案尽显汉文化特色——服装、车驾随从、仪仗队式等,细节详尽,雕刻优美,保存相对完好。

  在高颐阙,孙明经共拍摄照片18幅,其中11幅为特写和大特写,可见他对汉阙的重视和对细节的偏爱。

  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在与孙明经拍摄高颐阙相隔不久,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与林徽因也来到高颐阙,对这座古老的汉阙进行测量。

  1939年9月初,梁思成和刘敦桢及营造学社专家等一行到达重庆,先是对重庆、成都及其周边的古建筑进行了考察。由于日军当时正在对中国的抗战大后方进行大规模轰炸,梁思成的考察只能在防空警报的间隙中紧张进行。

  1939年10月,梁思成一行结束了在成渝两地的考察后,直到1940年2月,他们往返于岷江沿岸、川陕公路沿线、嘉陵江沿岸,遍访雅安、乐山、宜宾、广元等地,跑遍了大半个四川。

  1939年10月20日前后,梁思成对雅安的汉代石阙——高颐阙进行了用工画图,还作了多方位的拍照,用珍贵的影像记录下高颐阙当年的样貌。

  在《中国建筑史》、《西南建筑图说》、《中国古代建筑二十讲》、《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图集》等著作中,梁思成都对雅安高颐阙赞不绝口、推崇备至。

  在随同梁思成拍摄画图的工作中,林徽因还放下大家闺秀的架子,在石阙上爬上爬下,用精细的画图记录下高颐阙的每一个细节。她与梁思成在调查中发现的汉阙、崖墓、崖刻,大大填补了建筑史中汉唐阶段的研究空白。

  古人文中的高颐阙

  实际上,早在宋代,与欧阳修、赵明诚并称为“宋代金石三大家”之一的南宋著名的金石学家、诗人洪适就对高颐阙有过详细的记录与研究。

  洪适一生诗文论著甚多,曾留下很多名篇,四方传诵。洪适在其著作《隶释》(共20卷)中,对高颐阙录有其阙文,还专门撰写了跋文。

  益州太守高颐二阙——

  “汉故益州太守武阴令上计史举孝廉诸部从事高颐字贯方”、“汉故益州太守阴平都尉武阳令北府丞举孝廉高君字贯囗(缺一字)”。

  洪适还考证高颐东西二阙实应为一人之阙。

  他在《隶释·卷第十三》中说:

  “右益州太守高颐二阙,今在雅州,高颐字贯方,有墓碑载其历北部府丞广汉属国都尉益州太守,以献帝建安十四年卒,碑石沦碎,官不尽见。此两阙一有高君名字,一不称名。而此阙其一,子所见六十年前石刻贯字之旁,刻云缺一字。近世所见,乃有以光字补之者。此一阙虽无颐之名,而阴平北府皆见之。碑志可据,则两者皆高颐之阙也。汉字缘边属国无阴平,惟广汉有阴平道,前书注阴平云北部都尉。治墓阙所以书广汉为阴平者,指其理所也。”

  洪适在所著的《隶释·益州太守高颐碑》中说:“君讳颐字贯方,其先出自帝颛顼之苗胄裔乎……建安十四年八月卒,臣吏播举而悲叫,黎庶踊泣而忉怛,追恩念义。”

  原来,在高颐墓阙周围出土的高颐碑铭,意思是称赞高颐“亲贤乐善”,“法萧曹之兀要,求由之政事”,即是赞扬他高举萧何曹参的法制旗帜,胸怀冉求子路的政治抱负,跟宓子贱一样能干,像李牧一样守边,说明他能力超群,吏治清明,讲求法治,刚直不阿,造福一方百姓,深受百姓爱戴。

  洪适所作的考证,和《隶释》所记载的高颐阙文字,为后来研究高颐阙的众多专家学者提供了重要文字材料,众多学者也将洪适传播高颐阙这处精品汉阙的《隶释》奉为经典之作!

  据《雅安地区文物志》记载称,东汉高颐的墓碑,立于建安十四年。宋代至和间(公元1054-1055)严道知县李纬建景贤堂时,益州太守高颐碑从高颐墓地迁至其内保护。清光绪年间,雅州知府重建景贤堂,并改名为汉高孝廉祠。黄庭坚的十七世孙、雅州知府黄云鹄也曾题撰高颐阙碑,后来黄云鹄题碑也一并收藏进入在高颐阙内保护。

  到了民国年三年的1914年夏天,法国考古学者维克多·谢阁兰来到雅安,并专程前往高颐阙拍摄。当时,在一片长势茂盛的玉米地里,高颐阙的辟邪、天禄石兽被随意放置在一旁,并未引起当地人们的保护重视。

  “雅安的高颐阙,是四川汉阙中保存最完好、雕塑最精美、阙主人及阙龄最为准确的珍贵文物古迹,具有相当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。”

  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、历史学家范文澜、美学家王朝闻等,都从自己专业学术研究的角度,对高颐阙高度评价和肯定。

  1961年3月4日,国务院将高颐墓阙及石刻,与故宫、长城等一同公布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“在民国西康省时期,刘文辉曾经专门修筑过亭子,用以保护高颐阙。”市博物馆一位专家告诉记者,后来保护高颐阙的亭子由于年久失修,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因大风将其刮倒,高颐阙的子阙阙顶还曾经被砸落掉到了地上。

  古阙受到全天候保护

  从南宋到明清,再到民国,一直到解放后,文化名人们纷纷对高颐阙给予了高度关注。

  孙明经在他的详细考察中记述说——

  高颐字贯光,曾任益州太守等职,因政绩显著,卒后,汉皇敕建阙以表其功。高贯光阙建于汉献帝建安十四年(公元209年),东西二阙相距13.6米。东阙仅存阙身,阙身北面刻隶书铭文“汉故益州太守阴平都尉武阳令北府丞举孝廉高君字贯光”。西阙共13层,阙用红砂石英岩石叠砌,阙顶仿汉代木结构建筑,有角柱、枋斗,阙座四周雕蜀柱斗子,阙顶正脊当中雕朱雀口衔组绶,此浮雕影像清晰,想象丰富,动态鲜明,头角处理得宜,为古浮雕中杰作。

  记者在高颐阙注意到,高颐阙阙身有三车导从,车前为伍伯、骑吹、骑吏等马车出行图。其上共分为五层:

  第一层南北两面各浮雕一饕餮,南面的口衔鱼,北面的口衔蛇。转角大斗下均雕一角神,背负楼部。

  第二层浮雕内容有“季札挂剑”、“师旷鼓琴”、“张良椎秦皇”等历史故事,以及神话故事传说中的九尾狐、三足乌、黄帝遗玄珠等。

  据相关研究资料称,高颐阙上的神话传说中,关于九尾狐,“先秦时代,狐被视为瑞兽,世平则出为瑞也。”其祥瑞的内涵有二,一是为王称帝,国家昌盛之兆,二是婚姻爱情之兆。

  还有研究资料称,汉代班固《白虎通义》以狐为兆示“子孙繁息”之德兽,从而为后世以狐之性能比喻人类性爱魅力,埋下伏笔。至于阙上的三足乌,被认为是太阳鸟,古代传说曾经有十只,曾因土地干旱民不聊生,被后羿射杀九只后,仅存的这一只鸟便不再昼夜照射,而改为仅仅白昼照射,让庄稼和百姓都有养息的机会。

  第三层为人兽相斗的图案花纹。

  第四层上大下小,四面向外倾斜,浮雕有“神荼”、“郁垒”、“吴姬天门”、“飞黄”、天马、龙、虎等。

  第五层四面雕成枋头24个。楼部以上,是用四石雕成有五脊重檐的阙顶,正中脊部刻一鲲鹏。副阙与主阙结构基本相同,顶为单檐庑殿式。整个阙的轮廓曲折而有变化,雕刻华丽细致,被誉“汉艺精粹”。

  “过去几百年来,对高颐阙的管理虽然也很重视,但是一直都有金石爱好者到高颐阙去参观考察和拓印拓片。现在,高颐阙已经不再容许进行摹拓,高颐阙的早期拓片更是一拓难求!”据一位守护人员介绍,高颐阙现在安装了全天候的视频监控系统,已经实行24小时无间隙对高颐阙进行监控保护。

  “我们在‘4·20’芦山地震后重建中,专门对高颐阙的震损情况进行了仔细记录,提出了科学的重建方案,建设了全新的玻璃顶钢结构的保护性建筑,避免高颐阙受到风吹日晒和暴雨浇淋的破坏。”市博物馆专家说。

  雅安日报/北纬网记者 罗光德

责任编辑:李洋

文化名人与雅安高颐阙

来源:雅安日报/北纬网 日期: 2017-06-18 10:25:56

1914年6月,维克多·谢阁兰拍照的高颐阙石兽

梁思成拍照的高颐阙

孙明经拍照的景贤堂高颐碑

刘世昭在拍照刘文辉修建的高颐阙保护亭用过的柱础

刘世昭在拍照被全天候保护的高颐阙

高祖斩蛇

精美图案

  6月1日至4日,初夏的雅安凉风拂面。

  在姚桥新区著名的汉代古迹高颐阙,有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前来造访——他就是原民国政府西康省主席刘文辉的长孙刘世昭先生。“我这次来,主要就是想收集整理一下我爷爷刘文辉在雅安留下的遗迹,还有关于他的故事。”

  刘世昭在友人的陪同引领下,在前往高颐阙参观之前,已经先后分别去市区雅安大桥附近拍摄了刘文辉所题墨宝“带砺河山”、天全县禁门关“惠我民田”、雨城区金鸡关“西康省东界”等处的石刻,还前往市区张家山原刘文辉公馆,及私立明德中学等地参观考察。

  “听说雅安的高颐阙就在市区,我能不能去看看呢?”已经69岁的刘世昭先生说。

  “高颐阙就在姚桥新区,你爷爷刘文辉原来在西康省时期,还曾建筑亭子,用来保护高颐阙呢!”负责接待引领刘世昭先生的友人说道。

  “高颐阙简直太漂亮了!不愧为中国汉阙的精品之作!”

  记者在随同刘世昭先生参观考察的过程中发现,数百年来,许多文化名人竟然与雅安的高颐阙有着不少佳话——

  文化名人与雅安高颐阙

  市区,姚桥新区。

  在昼夜24小时视频的监控下,一栋稍显低矮的木头小屋,连同一座较为高大的玻璃钢构建筑,在一处院落内陪伴着声名远播的高颐阙。

  雅州乡贤第一人

  清代的《雅州府志》,也将高颐的事迹列入《名宦》、《乡贤》篇内——

  “汉高颐 郡人任益州太守。”

  “汉高颐,郡人,与子文玉一门两举孝廉。”

  “称仁诵义,名教赖以纲维;抱德怀才,桑梓资之矜式。夫固得门而入,光分俎豆之香;抑既望以趋,礼重春秋之荐。则署其名,纪其事,岂惟崇德报功。登之枣、绣之梨,亦云守先待后,雅郡先民大有造于后人者,何可忘也。”在《雅州府志》中,编者将高颐的事迹,尊列为雅州乡贤的第一人!

  “雅安自古人文荟萃,汉代高贯光、高贯方兄弟,皆举孝廉,官至太守。其时阙犹存,上有汉代阳刻图案,古意盎然。”在撰写的电影说明中,“中国电影之父”孙明经写道。

  1939年8月17日,孙明经抵达雅安姚桥,并拍摄下高贯光、高贯方墓前的汉阙及周边环境——

  这里的汉代石质牌坊式汉阙共有东西二阙。东阙仅存阙身,西阙保存较好。西阙高5.86米,阔1.63米,其上所雕枋子、斗拱、棱角犹新。阙身到屋檐,用五层石块逐渐向外挑出。石块上的雕刻是此阙的重要部分,阳刻图案尽显汉文化特色——服装、车驾随从、仪仗队式等,细节详尽,雕刻优美,保存相对完好。

  在高颐阙,孙明经共拍摄照片18幅,其中11幅为特写和大特写,可见他对汉阙的重视和对细节的偏爱。

  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在与孙明经拍摄高颐阙相隔不久,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与林徽因也来到高颐阙,对这座古老的汉阙进行测量。

  1939年9月初,梁思成和刘敦桢及营造学社专家等一行到达重庆,先是对重庆、成都及其周边的古建筑进行了考察。由于日军当时正在对中国的抗战大后方进行大规模轰炸,梁思成的考察只能在防空警报的间隙中紧张进行。

  1939年10月,梁思成一行结束了在成渝两地的考察后,直到1940年2月,他们往返于岷江沿岸、川陕公路沿线、嘉陵江沿岸,遍访雅安、乐山、宜宾、广元等地,跑遍了大半个四川。

  1939年10月20日前后,梁思成对雅安的汉代石阙——高颐阙进行了用工画图,还作了多方位的拍照,用珍贵的影像记录下高颐阙当年的样貌。

  在《中国建筑史》、《西南建筑图说》、《中国古代建筑二十讲》、《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图集》等著作中,梁思成都对雅安高颐阙赞不绝口、推崇备至。

  在随同梁思成拍摄画图的工作中,林徽因还放下大家闺秀的架子,在石阙上爬上爬下,用精细的画图记录下高颐阙的每一个细节。她与梁思成在调查中发现的汉阙、崖墓、崖刻,大大填补了建筑史中汉唐阶段的研究空白。

  古人文中的高颐阙

  实际上,早在宋代,与欧阳修、赵明诚并称为“宋代金石三大家”之一的南宋著名的金石学家、诗人洪适就对高颐阙有过详细的记录与研究。

  洪适一生诗文论著甚多,曾留下很多名篇,四方传诵。洪适在其著作《隶释》(共20卷)中,对高颐阙录有其阙文,还专门撰写了跋文。

  益州太守高颐二阙——

  “汉故益州太守武阴令上计史举孝廉诸部从事高颐字贯方”、“汉故益州太守阴平都尉武阳令北府丞举孝廉高君字贯囗(缺一字)”。

  洪适还考证高颐东西二阙实应为一人之阙。

  他在《隶释·卷第十三》中说:

  “右益州太守高颐二阙,今在雅州,高颐字贯方,有墓碑载其历北部府丞广汉属国都尉益州太守,以献帝建安十四年卒,碑石沦碎,官不尽见。此两阙一有高君名字,一不称名。而此阙其一,子所见六十年前石刻贯字之旁,刻云缺一字。近世所见,乃有以光字补之者。此一阙虽无颐之名,而阴平北府皆见之。碑志可据,则两者皆高颐之阙也。汉字缘边属国无阴平,惟广汉有阴平道,前书注阴平云北部都尉。治墓阙所以书广汉为阴平者,指其理所也。”

  洪适在所著的《隶释·益州太守高颐碑》中说:“君讳颐字贯方,其先出自帝颛顼之苗胄裔乎……建安十四年八月卒,臣吏播举而悲叫,黎庶踊泣而忉怛,追恩念义。”

  原来,在高颐墓阙周围出土的高颐碑铭,意思是称赞高颐“亲贤乐善”,“法萧曹之兀要,求由之政事”,即是赞扬他高举萧何曹参的法制旗帜,胸怀冉求子路的政治抱负,跟宓子贱一样能干,像李牧一样守边,说明他能力超群,吏治清明,讲求法治,刚直不阿,造福一方百姓,深受百姓爱戴。

  洪适所作的考证,和《隶释》所记载的高颐阙文字,为后来研究高颐阙的众多专家学者提供了重要文字材料,众多学者也将洪适传播高颐阙这处精品汉阙的《隶释》奉为经典之作!

  据《雅安地区文物志》记载称,东汉高颐的墓碑,立于建安十四年。宋代至和间(公元1054-1055)严道知县李纬建景贤堂时,益州太守高颐碑从高颐墓地迁至其内保护。清光绪年间,雅州知府重建景贤堂,并改名为汉高孝廉祠。黄庭坚的十七世孙、雅州知府黄云鹄也曾题撰高颐阙碑,后来黄云鹄题碑也一并收藏进入在高颐阙内保护。

  到了民国年三年的1914年夏天,法国考古学者维克多·谢阁兰来到雅安,并专程前往高颐阙拍摄。当时,在一片长势茂盛的玉米地里,高颐阙的辟邪、天禄石兽被随意放置在一旁,并未引起当地人们的保护重视。

  “雅安的高颐阙,是四川汉阙中保存最完好、雕塑最精美、阙主人及阙龄最为准确的珍贵文物古迹,具有相当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。”

  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、历史学家范文澜、美学家王朝闻等,都从自己专业学术研究的角度,对高颐阙高度评价和肯定。

  1961年3月4日,国务院将高颐墓阙及石刻,与故宫、长城等一同公布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“在民国西康省时期,刘文辉曾经专门修筑过亭子,用以保护高颐阙。”市博物馆一位专家告诉记者,后来保护高颐阙的亭子由于年久失修,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因大风将其刮倒,高颐阙的子阙阙顶还曾经被砸落掉到了地上。

  古阙受到全天候保护

  从南宋到明清,再到民国,一直到解放后,文化名人们纷纷对高颐阙给予了高度关注。

  孙明经在他的详细考察中记述说——

  高颐字贯光,曾任益州太守等职,因政绩显著,卒后,汉皇敕建阙以表其功。高贯光阙建于汉献帝建安十四年(公元209年),东西二阙相距13.6米。东阙仅存阙身,阙身北面刻隶书铭文“汉故益州太守阴平都尉武阳令北府丞举孝廉高君字贯光”。西阙共13层,阙用红砂石英岩石叠砌,阙顶仿汉代木结构建筑,有角柱、枋斗,阙座四周雕蜀柱斗子,阙顶正脊当中雕朱雀口衔组绶,此浮雕影像清晰,想象丰富,动态鲜明,头角处理得宜,为古浮雕中杰作。

  记者在高颐阙注意到,高颐阙阙身有三车导从,车前为伍伯、骑吹、骑吏等马车出行图。其上共分为五层:

  第一层南北两面各浮雕一饕餮,南面的口衔鱼,北面的口衔蛇。转角大斗下均雕一角神,背负楼部。

  第二层浮雕内容有“季札挂剑”、“师旷鼓琴”、“张良椎秦皇”等历史故事,以及神话故事传说中的九尾狐、三足乌、黄帝遗玄珠等。

  据相关研究资料称,高颐阙上的神话传说中,关于九尾狐,“先秦时代,狐被视为瑞兽,世平则出为瑞也。”其祥瑞的内涵有二,一是为王称帝,国家昌盛之兆,二是婚姻爱情之兆。

  还有研究资料称,汉代班固《白虎通义》以狐为兆示“子孙繁息”之德兽,从而为后世以狐之性能比喻人类性爱魅力,埋下伏笔。至于阙上的三足乌,被认为是太阳鸟,古代传说曾经有十只,曾因土地干旱民不聊生,被后羿射杀九只后,仅存的这一只鸟便不再昼夜照射,而改为仅仅白昼照射,让庄稼和百姓都有养息的机会。

  第三层为人兽相斗的图案花纹。

  第四层上大下小,四面向外倾斜,浮雕有“神荼”、“郁垒”、“吴姬天门”、“飞黄”、天马、龙、虎等。

  第五层四面雕成枋头24个。楼部以上,是用四石雕成有五脊重檐的阙顶,正中脊部刻一鲲鹏。副阙与主阙结构基本相同,顶为单檐庑殿式。整个阙的轮廓曲折而有变化,雕刻华丽细致,被誉“汉艺精粹”。

  “过去几百年来,对高颐阙的管理虽然也很重视,但是一直都有金石爱好者到高颐阙去参观考察和拓印拓片。现在,高颐阙已经不再容许进行摹拓,高颐阙的早期拓片更是一拓难求!”据一位守护人员介绍,高颐阙现在安装了全天候的视频监控系统,已经实行24小时无间隙对高颐阙进行监控保护。

  “我们在‘4·20’芦山地震后重建中,专门对高颐阙的震损情况进行了仔细记录,提出了科学的重建方案,建设了全新的玻璃顶钢结构的保护性建筑,避免高颐阙受到风吹日晒和暴雨浇淋的破坏。”市博物馆专家说。

  雅安日报/北纬网记者 罗光德

责任编辑:李洋

北纬网 版权所有 由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:四川雅州律师事务所郭凤林律师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lat30n@126.com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举报电话:0835-2351631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国新网许可证5112014002号 蜀ICP备1402101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-200801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川字第069号 川预审664R-T6P6-042X-0TP4号

北纬网手机版北纬网手机版 掌上雅安掌上雅安 雅安看点雅安看点
TOP